一一免 市场过于倚重IP现象 国产动画电影如何脱困

怎么能赚钱-

  自《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的观影热潮昙花一现后,这两年“国漫崛起”的口号已经逐渐不再被动画人挂在嘴边。虽然2018年《风语咒》、2019年《白蛇:缘起》都取得了不俗的口碑和票房,但市场上占据头部位置的,仍是“熊出没”“新大头儿子”等儿童动画IP。脱离IP,国产动画真的就难以出新了么?

  在一场“创作与市场——中国动画产业进化论”学术论坛上,对于目前动画电影市场过于倚重IP的现象,《风语咒》导演刘阔直言:“我特别不喜欢用IP作为基础去改编,动画是创意产业,应该经常推陈出新。但资本的目标是盈利,这就导致大部分作品必须有IP做基础才有可能被开发。”《风语咒》作为刘阔执导的第一部动画电影,也不得不沿用了他此前的动画剧集《侠岚》这一IP,但在创作过程中,刘阔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他认为:“未来什么时候能不用IP,单纯凭一个好故事,也能受到大家认可,这才说明我们的动画电影刚刚成熟一点。”

  对于刘阔的感慨,《白蛇:缘起》导演黄家康也深有同感。《白蛇:缘起》在春节档中一路逆袭,让观众再一次燃起了对国产动画的信心。众所周知,该片的故事基础源于大家耳熟能详的民间传说,它的成功也算是沾了这个大IP的光。黄家康透露,其实追光动画在《白蛇:缘起》之前做了三部原创动画,但市场表现都不太成功。“不是观众很熟悉的IP确实很难运作,观众没有认知就不会花钱买票去看。所以后来我们选择了改编《白蛇传》。”创作团队在改编过程中也找到了新的切入点。黄家康透露,一开始自己也对影片很没有底气,担心观众以为动画片就是给小孩子看的,直到自己在路演时听到一位观众看了39遍《白蛇:缘起》,才有了信心:“这就说明只要电影本身质量过关,观众是会看到的,而且他们非常渴望看到好的国产动画。”

  有意思的是,《白蛇:缘起》的成功,还被当做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的博士生考题写入了试卷,“如果让你以《白蛇:缘起》这一IP作为基础,设计相关衍生品,你会如何考虑?”论坛现场,中传的同学也把这道题出给了黄家康导演。他坦言,《白蛇:缘起》上映后,确实有很多观众在网上追问“什么时候出周边,淘宝都有盗版了”、“小白的鞋子很好看,能出么”、“小白的口红是什么色号”……对衍生品有很强的需求。但作为创作者,他也面临着一个困境:“说实在的,我们在拍之前不敢投入那么大去做衍生品,因为不知道电影能不能成功,但当电影票房好了再做,又太晚了。”他也透露,目前《白蛇:缘起》正在设计一款珠钗衍生品:“珠钗,代表了这部电影的核心情感。我们希望衍生品能够寄托大家对电影的感情,这才是有价值的,而不是卖多少钱。”

  刘阔导演对衍生品话题也有自己的见解。在动画行业打拼了20多年,他深知衍生品人人都想过,但就是没人敢做,“动画产业在日本有明确的盈利模式,但在中国还没有,没人能判断一部作品的市场反响。”就连《喜羊羊》之父黄伟明都说,自己在最初设计喜羊羊形象时压根没考虑过做衍生品。黄家康导演坦言,目前的市场情况下,创作者还是要先把电影本身做好,“周边是下一步的问题”。(本报记者 李俐)

-真人裸聊站-